睿之翼 | 邹东孝\x26amp;张诗絮:我必须与你同行

摘要: 爱是相伴,所以必须一起同行!

09-09 13:16 首页 纵影天下


贾静,《睿族NEXUS》杂志主编。

春种秋收,行棋无悔。

迎接天赐美意,抵达崭新城池。



近期,贾静对纵影天下(北京)文化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邹东孝及其夫人张诗絮进行了采访。


他们是伴侣,是合伙人,是工作搭档;他们视对方为世界上另外一个自己,在灵魂深处彼此相依;他们很辛苦,但比很多人都幸福。



文 | 贾静

图 | 被访者本人提供


1

纵影天下是我们共同的“孩子”

纵影天下还不到两岁,很年轻。但邹东孝和张诗絮的电影梦已经孕育了好几年。两个年轻人的故事悠长而诗意,一切还得从4年前开始说起。


没有遇到张诗絮之前,邹东孝是一个演员。他与黄晓明、邓超等明星属于俊朗派类型,在人群中很出挑。当时正值事业的上升期,收入不错,片约稳定。用他自己的话说,如果坚持下来,即使成不了当红的偶像派,也会拥有演技派充实无忧的小资日子。


他们是在一次相亲中认识的。第一次见面,他们就看到了彼此身上的“亮光”。“那种共鸣感太难得了。几个小时的接触,没有谈情说爱,竟不约而同地谈起了电影。我们一口气罗列了十几个影片的大纲,惊叹对方就是世界上的另外一个自己。诗絮说上句,我就接了下句,这种感觉太奇妙了。”彼时的张诗絮刚刚从韩国学成归来,满脑子的艺术梦。他们被彼此打动并深深吸引,用珠联璧合形容一点儿也不为过。



那一年,邹东孝30岁。


中国人讲究先成家、后立业。因为二人的投缘,邹东孝决定不做演员,他想成立自己的影视公司,完成内心夙愿,成就一番事业。做演员之前,他对金融、资产等领域有一定的兴趣和研究,做演员后,对电影行当又有很深的认识,他已具备独立操作一家电影公司的综合基础。但创业不是一蹴而就,需要脚踏实地。邹东孝与张诗絮经过四年的酝酿,目标更加明晰,想法更为成熟,他们想做一件别人没做过的事,解决他这一代电影人发展瓶颈的的大事,这就是后来的“第七代电影人计划”。


可以说,先有了“第七代电影人计划”这个项目,才有了纵影天下。对邹东孝来说,纵影天下是他和诗絮共同的孩子,承载着他们共同的心愿与梦。



2

第七代电影人计划

电影行业目前的状况是乱象丛生”。提及中国电影业,邹东孝有深深的担忧。“在中国,投资电影的成功率是10%,是高风险行业。在无序的市场环境下,资本进入电影领域是注定被伤害的。很多电影投资人都是边缘的人,因为电影行业是一个垄断行业,有资源的成熟公司已将这一领域牢牢把控。新公司几乎没有发展的空间。”在这样的市场前提下做电影,突破口在哪里?如何超越华谊兄弟等影视巨头?


邹东孝已然成竹在胸。2017年1月6日,他正式提出“第七代电影人计划”的概念与定义:第七代电影人专指以1975-1995年间出生、以80后为主,伴随着互联网爆炸式发展成长起来的新一代年轻电影人。他们传承了传统影视制作的精髓,同时又具有时代精神和全球眼光,善于平衡市场的需求和自我的创作表达,年轻的他们富有潜力,只需一个展示和实现自我的平台。这一人群是“第七代电影人”的核心人群,纵影天下要做的,就是要给这一群体提供足够的发展机会和舞台。



在“第七代电影人影视基金”的支持下,纵影天下发起了“第七代电影人崛起工程”。该工程旨在通过微电影竞赛、大电影拍摄、赴美深造等系列活动,挖掘、培养一批有才华、有情怀、有市场眼光的年轻电影人,全面提升包括导、编、剧和摄、录、美在内的全行业电影人才质量,以崛起未来的中国电影产业,实现国产电影与国际市场的真正接轨。


“好莱坞电影从发展初始就是以制片人为中心制。中国电影已经走向工业化时代,但还是以导演和演员为中心制的阶段。”邹东孝说,第七代电影人计划志在以团队为核心、以制片人为中心,改变中国电影的制作现状,全面提升行业的水准和质量。



3

没有人去做的事,是我们要坚持的事

创业之初,二人白手起家,所有事情事无巨细。“我们不是富二代,也不是官二代,支撑我们的唯有爱与梦想,还有努力和坚持。”提及创业,邹东孝感叹真的非常不易。纵影天下的存在,是服务于第七代电影人的,它的终极目标是实现影视文化资产管理。这是一个庞大的工程,但爱是不计成本的。邹东孝和张诗絮愿意相扶相助,倾尽个人魅力和自身潜能,去一点点实现它。


在创业的途中,他们遇到了很多成功人士,以及欣赏、扶持他们的人,少走了很多弯路,赢得了更多信任。邹东孝在电影领域十几年的行业基础保障了投资人的利益,体现了纵影天下的价值,他们还用自己投拍的产品做市场验证。“我们筹划的《五度空间》是一个很成功的案例,在开机之前,就收回了全部成本,继而获得了不少投资人的信任。”


邹东孝坦言创业比做演员艰难太多,个中滋味不足为外人道。“但有诗絮相伴,再难,都不再是一个人面对,而是两个人消化。诗絮懂得我灵魂深处的那部分,她很支持我。我在生活中是个低能儿,她还是我的小旺旺,帮我解决了太多我自己无法解决的事。”说到此,他与坐在旁边的张诗絮对视而笑,那是在一起经历过很多事情而且彼此相爱的人才会有的笑容。



邹东孝的办公桌上,摆放着一家三口的照片,他的座椅旁,是张诗絮的座椅。这种感觉温馨而奇特。“东孝守时靠谱,对家庭很负责。原来的我,没有目标,和他在一起,他不仅挖掘另一个我,还开启了我对未来的规划与责任。”坐在邹东孝身旁的张诗絮笑意盈盈。“昨晚乘夜班机回来,有些累,但想到三口人可以在一起,宝宝能有母乳吃,一下子就不累了。”她的脸上明显还有倦容,但未有半丝叫苦和委屈。“以前,东孝在哪儿,哪儿就是家;现在,宝宝在哪儿,我们俩忙完都愿意第一时刻回到哪儿。”


“见到宝宝,是我们三口最开心的时刻。”说起女儿,邹东孝变得很柔软。“宝宝是我们的开心果,就是有时候觉得特别对不住女儿,宝宝都四个多月了,可我们都没时间为她办一场百日宴。”说起这些的时候,你会觉得,纵影天下走到哪一步都不是最重要的了,重要的是,有一个梦想,成全了一场与爱、与梦想有关的旅程,这才是最无价和最值得珍惜的。


他们就如费尔南多笔下“恋爱中的牧羊人”——我不会一个人走在路上,因为我已不能一个人走。一种看得见的思考让我行得更快,看得更少,而同时又愿意慢慢看到所有。甚至连她的不在都是一件与我同在的事……


爱是相伴,所以必须一起同行。


邹东孝&张诗絮

纵影天下创始人


首页 - 纵影天下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