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老兵讲故事】周瑞锋:机要工作就是要埋头苦干,甘当无名英雄

摘要: 每场战争胜利背后,总有无数默默奉献的英雄,老红军周瑞峰就是那其中之一。

10-29 21:47 首页 当代先锋网

编者按:


  当硝烟逐渐散去,当苦难成为追忆,中国人民站起来了,而那些曾经在抗战中浴火而生的挺拔身影正在慢慢倒下,据统计,2015年贵州省参加过抗日战争的老兵仅存不到2000名。时间流逝,浴血奋战的抗争岁月和苦难与光荣共同铸就的革命征程离我们越来越远,但绝对不应该被忘记,一个知道感恩的民族才是有希望的民族。勿忘历史,致敬老兵,吾辈当自强!


  国庆节期间,让我们重温历史,寻找老兵,一起去聆听抗战老兵们那些难忘的故事。

 

 每场战争胜利背后,总有无数默默奉献的英雄,老红军周瑞峰就是那其中之一。


  说是无名英雄,源于周老在战争中的工作:首长的机要秘书,当首长的“耳眼”。战争中,无数的机密要件通过他们传到首长的首长,无数的首长指令通过他们传达到外界。


  9月,在贵阳法院街的一栋老楼里,记者见到了94岁的老红军周瑞锋老人。此时老人正坐在客厅里,着灰色上衣,带着助听器在电视上播放着的新闻。

抗战老兵周瑞锋

  周瑞锋,1923年4月生,河北束鹿人,1938年6月,年仅十五岁的他,毅然加入了八路军。在八路军129师机要训练队学习毕业后,曾在刘伯承、邓小平、陈锡练身边做过机要秘书。从部队转业后,先后来到贵阳制药厂、贵州胶鞋厂担任党委书记、贵阳市科委担任副主任,最后退休至今。



埋头苦干,甘当无名英雄

  坐在椅子上,老人回忆起过去的故事。因为年事已高,即使戴上助听器,仍然需要老伴在耳边大声“翻译”。当问到过去当红军时的工作时,老人话匣子便打开了,带着记者飞回了那段峥嵘岁月。


  1938年,在当时抗日热潮的影响下,年仅15岁的周瑞锋加入了八路军。在八路军129师机要训练队学习毕业后,周瑞锋被分到了八路军总司令部机要(后改为晋冀鲁豫军区司令部机要室)工作,自此便成为刘邓的“耳眼”。


  1949年,国民党精锐部队黄维兵团被围双堆集,刘伯承首长授意冀鲁豫军区第三纵队司令员陈锡联给黄维写一封劝降信。信虽写好了,却苦于手头无首长印章,情急之下,经司令员同意,机要室机要股长周瑞峰立刻找来了材料,刻了一枚仿宋刘伯承印章,确保劝降信按时送出,解了燃眉之急。


  “机要工作异常繁忙,收到电报都是随到随译,立刻处理,所以办公室总是日夜灯火通明。”那时,他几乎没有睡过一夜完整的觉,没有吃过一顿安稳饭。刘邓两位首长去哪他就把情报递到哪,不敢有丝毫懈怠。


  机要工作是党的生命线,是千里眼和顺风耳。周老还清楚地记得当年首长的指示:要严守秘密,守口如瓶,埋头苦干,甘当无名英雄。而在往后的岁月里,“埋头苦干”也成为了周老的座右铭。

 

这不仅仅是荣誉,更是一份历史的见证


和平来之不易,汝辈当惜之


  “那时候行军打仗,很多时候吃饭、睡觉、大小便都是在路上完成的,根本不能停下来。”周老说。


  抗日战争期间,1943年一场作战中,当时身为129师385旅769团二营营部书记的周瑞锋临时接受任务:护送担架队将伤员转移到战地医院。为躲避日寇飞机扫射,只能选择夜晚赶路,终是将任务完成。谁知在返回途中,遇到了日寇的袭击。


  “当时就听到枪炮声,还有日本鬼子叽里咕噜的嚎叫声,我急忙起身就跑!心里面只有一个信念:坚决不当俘虏!”但是被一条河拦住了去路,前无去路,后有追兵,正是因为这个信念,当时已是精疲力尽的周瑞锋毫不犹豫的跳下了河,无意中抱到水中一块木头才得以获救。为了纪念这段经历,周瑞锋后来将孩子的名字都取了一个与水有关的“海”字。

 

  然而,这样幸运的事却并不是会在每个人身上都会发生。由于工作分工的不一样,周老直接与敌军正面交锋并不多,但也参与了很多战役,亲眼见到很多战友、首长的牺牲。


  1942年5月,十字岭战斗中,八路军发现敌情。八路军副总参谋长左权命令主力部队快速开拔,跳出敌人的重兵包围圈,到外线作战。主力开拔后,日军利用先进的电讯情报技术,搜寻密集向外发送电话、电报讯号的中心,发现了八路军总部所在地,立即调集重兵包围。八路军总部得到情报,发现来犯之敌。敌众我寡,总部连夜召开紧急会议,决定分散突围。在日军重兵包围。八路军副总参谋长左权不顾个人安危,坚决要求断后,在掩护总部领导骨干成功突围后,不幸被敌炮击中,壮烈牺牲。


  “当时我就负责将讯息送给左权首长。他当时是为了掩护我们的同志,不然他完全可以避开的。我到现在都还记得,当天我上午还见过他,但是没想到当天他就牺牲了。”说到左权首长的牺牲,周老的语气里满是叹息。


  忆往昔,周老不禁感慨道,语气里满是希冀:“为今天牺牲的先辈太多了。你们真是赶上了好时候,要珍惜啊!”



转业也不放下笔:活到老写到老

  别看周老年纪大,却一直没停下学习的脚步。周老的四儿子告诉记者,家里的报纸,订了几十年雷打不动,从未停止过。即便现在视力不好,周老依然用放大镜每天阅读。


  除阅读外,周老还喜欢写作。年轻时候,周老就经常向各个杂志报纸投稿,八路军主办的《少年与儿童》就刊登过他的文章。后来他还成为《战场画报》的通讯员,说来算是新闻界的老前辈。


  1952年,经组织调任,周老曾先后担任了军委机要干部学校的政治理论教员,军事电信工程学院系政治处主任、系政委、系党委书记等职,1966年从部队转业至贵阳,家人也一起到了贵阳。


  说到写作,周老忍不住拄着拐杖起身去找来自己的“文集”让记者翻看。“文集”装订得很整齐,书页有些泛黄,看得出来是经常拿出来小心翼翼地观看。而这几本“文集”就是周老一直不断写作所发表的稿件收集而成。


周瑞锋(左一)和老伴

  随着年纪的增长,周老写作渐少。2012年周老90岁大寿前,在家人朋友帮助下,周老撰写并主编了一本“九天日丽,峻峰阳红”的寿辰纪念册,奉献给老战友、老同事以及亲朋好友一阅。“编写纪念册是为了让人记住过去的事,更重要的是,要记住先辈付出的艰苦与奋斗。”周老笑着说到。

 

  现在,周老抗战的故事,几个儿孙早已耳熟能详,老人的勋章整齐摆放着柜子里,曾经写下的文集周老还时常拿出来看看。


记者手记:


  采访过程中,由于年纪大了,很多话都是经过周老的老伴在他耳边再次“翻译”一遍。在采访中,周老提及自己的讯息多是与当年机要工作相关,甚至还记得当年在机要训练队学习到的日语。周老上前线的时候并不多,但是却是战争中的无名英雄。对于现今的中国,周老说:“你们正是赶上了好时候,要好好珍惜啊!”现今的和平,得益于你们的付出,我们不敢忘!定惜之!


  致敬英雄!


文|图 当代贵州全媒体记者 彭景 杨秋

编辑|陈大炜

编审|林茂申 彭奇伟




首页 - 当代先锋网 的更多文章: